<samp id="ps9gb"></samp>

<track id="ps9gb"><button id="ps9gb"></button></track>
      1. <track id="ps9gb"><button id="ps9gb"></button></track>
        <track id="ps9gb"></track>
          <bdo id="ps9gb"><center id="ps9gb"></center></bdo>
          W020180517505687875841.jpg
          現代化進程中,傳統為什么特別重要
          2019-10-10 14:40:00  來源:新華日報  
          1
          聽新聞

            在20世紀社會文化的話語中,和“傳統”相對的概念就是“現代”,至于“傳統”的定義,芝加哥大學教授愛德華希爾斯對傳統提出了幾個定義性的理解,最廣泛的定義指從過去傳延到今天的事物,這個事物可以是思想,可以是精神,也可以是制度。他認為,對人類有意義的事物傳承三代就可以成為傳統。傳統最主要的意義是指文化傳統,而敬重傳統是傳統能夠發揮歷史作用的最重要條件。

            從中華文明角度看待傳統

            從中華文明的角度我們怎么看待傳統?我想有這么幾點:

            第一點,文化傳統應該有民族的屬性,是民族的精神追求,是民族的生命血脈,是一個民族的根和魂。

            第二點,文化傳統有利于文化傳承發展,形成歷史文化的繼承性和連續性。

            第三點,傳統最重要的功能是提供意義,而且保守這個文化的價值,塑造文化的認同。

            第四點,文化傳統的核心部分是它的價值的體系。它提供給這個社會價值規范、價值理念、價值追求、價值理想,提供給它最基本的價值觀。

            傳統這么重要,為什么我們近100年有很多批判傳統,甚至全盤反傳統的主張呢?為什么這些主張一度相當流行呢?原因在于,傳統不是絕對圓滿的,需要在傳承中吐故納新。傳統跟著時代不斷變化,在歷史轉折和文化轉型的時代,傳統往往表現出它的惰性,因此就會被革新者、革命者視為歷史的包袱,引起很多討論。

            應該說,傳統里有精華也有糟粕,所以從1915年到1919年的新文化運動前期所發起的對傳統文化的反思和批判是有積極意義的。但是把中國文化的傳統全部看作是歷史的包袱,認為中國人只有跟他的文化傳統做徹底的決裂,才能夠走向明天,就比較激進和偏頗了。

            我們對待傳統有三個誤區

            第一個誤區是以富強作為判斷文化的唯一標準,代表人物是新文化運動前期的領袖人物陳獨秀。他有一個重要的觀點:中國要學習西方,最重要的是學習西方以戰爭為本位,以鮮血書寫歷史。所以他說法蘭西的文明,整個歐羅巴的歷史,沒有一個字不是用鮮血寫成的。他說英吉利的霸權怎么得來的?是鮮血筑成的。他把這樣的觀點放在文化教育上,提出的觀點就是要“保存獸性”。

            今天來看,他是有為而發,當時中國積貧積弱,他要喚醒民眾,所以他發表了這樣一番感慨的言論。他評論文化的高低上下,用的是外在功效的標準,而不是內在于我們人類文化的真善美、平等、友愛、和諧、和平的理想,所以得出比較激進的結論。

            第二個誤區是以科學和民主作為判斷文化的根本標準,或者唯一標準。五四時期的人,把民主叫作“德先生”,把科學叫做“賽先生”。陳獨秀講了這么一段話,他說:“要擁護‘德先生’,我們就不能不打倒孔教、舊倫理、舊政治,我們擁抱‘賽先生’,就不能不打倒舊藝術、舊宗教。如果我們既要擁抱‘德先生’,又要擁抱‘賽先生’,我們就不能不打倒國粹和舊文學。”

            但是今天我們知道,科學、民主的作用和地位是有限的,文明、和諧、正義,甚至自由、平等、博愛,這些價值都不屬于民主、科學。中國的古典文學,像詩經、楚辭、唐詩、宋詞,儒家所講的仁義禮智信、道家的自然無為,也無法用科學和民主確認價值。事實上文化遺產中包含的哲學、美學、倫理、文學上有普遍價值的成分不可能在科學、民主的典范下被承認,衡量人文價值的標準必須從內在于人文文化本身的真善美來取得。

            第三個誤區是那個時代的文化學者和知識分子,缺少價值理性的視野。價值理性就是著重于道德價值,重視道德價值的理性。工具理性就是著重于功效、效果的理性。你對行為的選擇是從道德價值去看,還是從工具效果去看,這是兩種不同的理性的運用。

            文化傳統的一個很重要的意義就是為人們提供文化認同的方式、載體和內容。在現代社會,如果人們丟掉了自己的文化認同,變成一個游離在世界上一無所系的人,那是不可想象的。人對于他所居住生活的社群或者群體,不管是民族還是國家,都有一種認同和歸屬感,這是一個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得以自立發展的一個根據。

            當時的有識之士也看到了這個問題,說我們僅僅請了“德先生”“賽先生”還不行,我們還要請一位“穆小姐”,就是Moral,道德。今天我們必須重新明確辨識傳統的標準,突出價值傳統的重要性,這樣才能弘揚中華文化的價值傳統,也才能確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的文化根源。

            傳統與現代化矛盾嗎

            全世界在追求現代化的歷程中,對傳統有兩種主要觀點,一種認為,為了走向世界、走向現代化,必須把傳統全部拋棄、連根切斷,做最徹底的決裂。另一種相反的看法,在西方文化學被稱作“文化的保守主義”,就是我們要追求現代化,要走向世界,但要保持文化認同、承繼文化傳統,發揚民族精神。

            二戰以后,美國出現了一種現代化理論,即非西方國家徹底轉變固有的價值觀,是實現現代化的前提。但是,像我們這樣一個有悠久傳統文明的國家,如果跟傳統徹底決裂,我們就會面臨價值的解體、文化的失落和人民民族自尊心的貶損,我們就失掉了民族的自信,特別是文化的自信。這會傷害我們的現代化,使之缺少一種正常的文化秩序。

            其實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以后,在東亞的歷史上已經出現了重要的發展——工業東亞的現代化興起。日本和東亞四小龍——韓國、新加坡、中國香港、中國臺灣,他們走入現代化沒有一個是先革了自己傳統的命,反而都恰當地延伸了自己的傳統,利用了自己的傳統,通過這樣的路徑走入了現代化。

            延續傳統跟現代化改革并不一定是矛盾的,它們可以整合在同一個過程中,相反,破壞自己的傳統,并不必然就走向現代化,反而可能導致價值結構的解體和文化認同的失落。工業東亞的現代化經歷,證明了中國人是有現代化的能力的,中國人不僅創造了燦爛的古代文明,也一定能夠建設新的現代文明,這不僅被上世紀七十年代“四小龍”的發展所證明,也被九十年代以來中國的發展所證明。

            傳統對當代中國意義非凡

            今天如何看待文化傳統的價值?應該從人性和人生的需要,從社會文化全面發展的需要,從文化自身的內在價值來看傳統的價值和現代意義。

            中國的現代化進入到新階段,我們開始體會到現代化國家中的人們遇到了問題,也就是人生仍然需要終極關懷,包括人生意義、價值理想、社會交往,這些需要怎么滿足?

            正像希爾斯講的,仍需要依賴我們的傳統,從內在于人性、人生、社會文化和文化價值去看的傳統。比如說我們已經碰到了現代化的很多問題,突出的就是物欲橫流、價值解體、人性異化、文化商業化。人類怎么解決自己的問題?其中一個重要的途徑,就是重新認識傳統、了解傳統、激活傳統、喚醒傳統、弘揚傳統。傳統是我們在現代社會范導現實、重建價值觀的重要資源。

            跟外來的宗教和文化相比,我們自己的文化,它所提供的那種生活的規范,人生的意義,德性的價值,文化的歸屬感,是任何其他的東西都不能替代的。因此在這個社會,我們的傳統文化,在心靈的穩定、精神的向上、社會的和諧方面,它所扮演的作用是其他的東西難以企及的。弘揚、利用文化傳統的積極面和精華,提高文化自覺,推進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這是一個成熟民族的文化心態。

            (陳來,清華大學國學研究院院長,哲學系教授。本文編輯整理自陳來在人文清華講壇的演講)

          標簽:文化傳統;文化;社會文化
          責編:王宛璐 易保山
          下一篇
          41ts影院午夜福利电影在线观看_41ts电影资源_手机播放器